? 从史海传说中看中华各地年姓之关联_家谱网 亚博体育体彩,yb2017.com,亚博yabo安卓

年氏序言

当前位置:首页 >> 年氏序言

从史海传说中看中华各地年姓之关联

发布人:家谱网 发布时间:2017-7-17 9:30:56
从史海传说中看中华各地年姓之关联

纵观全国各地年姓,从目前掌握的信息可以显示,我内地大部中华年氏应是同宗同祖的,从现有资料可以看出,安徽、江苏、河南、河北年氏与东北、西北的关联是有的,但过于粗糙,很多文字的记载如族谱、地方志等宝贵的资料大多在人口迁徙时丢失或毁于战火了。从一代代人流传下来的传说中可以清晰地看到,清大将军年羹尧西征和子孙后人的漫漫逃亡路无疑是我中华年姓拓展西北的一条主线,支线应该就是人口的逃荒和迁徙了。

如甘肃省古浪县新堡年家井,村子上很多人都姓年,村子的名字的由来有个传说,当年年羹尧西征到此,大军多日无水可饮,士兵们口渴难耐,挖了好多井都没有水,后来年羹尧用马鞭指着一块地方说:“就在此挖”,结果,果然挖出了井水。后来,这地方就叫年家井。此支家谱从清朝末年记起,之前的家谱在新家谱里说嘉庆年间毁于战火。另外,从祖上传下来年家一直供着一个神龛,就是年大将军。

陕西延安市延川县眼岔寺乡大高山行政村大田洼村,现有年姓族人一支在此聚居。族人乃是当年清雍正时年家满门抄斩时逃难过来的兄弟五人。最终选择了这个交通闭塞、荒凉偏僻地方安家落户,代代相传至今。当地的年姓人系同源同宗,而且也曾找到刻有年羹尧字样的石砖埋于地下,在村里老辈人所聚居的房子下面找到过银子之类的古物。

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金塔乡红光村三、四组,年姓在此地聚居已久。乾隆元年(1735年)由镇番懋(mào)迁(边做生意边迁移)到金塔落脚。最先来金塔的连姓祖先是连(年)忠。年忠,系大将军年羹尧之子。封建时代,刑罚极其残酷,发配极边之地看似一条活路,其实生不如死。年羹尧给儿子们聘请的教书先生叫岳钟举,为人刚正讲义气,极受年羹尧信赖。年羹尧及长子年富被处死后,岳钟举冒着被朝廷通缉杀头的危险,带上年氏钟爱的小儿子年忠和年羹尧的一副盔甲仓惶出逃。他们首先逃到岳的山西老家,此时山西正遭水患,百姓流离失所,两人无依无靠。无奈之下,岳钟举想到年的五个老婆中有一个是甘肃武威一带的人,年在们时对其家看顾颇多,且河西地旷人稀,远离京城,易于避难,于是就带着年忠来到了甘肃镇番(今民勤)。逃难途中,为了应付官府的盘查,将“年”姓谎称为“连”,自此“年忠”就成了“连忠”。岳钟举和连忠在镇番以做小买卖维持生计。他去世后,连忠将他埋葬在自己的田地边。每逢年头节下,连家子孙都要先给他烧纸,这个习惯一直延续至今,“先有岳家坟,后有连家人”的歌谣也在红光村世代流传下来。岳家坟在二十世纪70年代“农业学大寨”时被平整成耕地,这块地的名字现在仍叫“岳家坟地”,由红光四组村民连成富承包耕种。这段传说已经得到印证,岳钟举和连忠带来的年羹尧盔甲,被连家视为传家宝,代代承袭下来。解放初期,因各种政治运动频繁,连家后代恐保存盔甲招致不测,决定将其交由政府保管。因当时金塔尚无文物管理部门,他们也不愿在当地张扬此事,就把盔甲交给了酒泉县文化馆。

如此看来,甘肃年姓支脉确系羹尧公后裔。那么西宁年氏也是年羹尧后人吗?从《西海都市报》记者祁万强的实地采访中,我们可以看出端倪。

在青藏高原的东北部,有一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湟水河中上游,这里西通西藏、新疆,东接甘肃兰州,北连河西走廊,南濒黄河,是“丝绸南路”“唐蕃古道”上的重镇和交通枢纽,被称为“海藏咽喉”,它就是高原上的美丽城市西宁。“门源永安城”、“年大将军的两位如夫人葬在了青海”、“西宁年家是年羹尧的后裔”,很久以来,青海人都有这样的说法。那么,年羹尧到过西宁吗?青海省地方史学者朱世奎先生说,雍正二年(1724年)初,年羹尧下令诸将“分道深入,捣其巢穴”。各路兵马遂顶风冒雪、昼夜兼进,迅猛横扫敌军残部。在这突如其来的猛攻面前,敌军土崩瓦解。这次战役历时15天,大军纵横千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横扫敌营,大获全胜。“年大将军”的威名也从此震慑西陲,享誉朝野。年大将军也在青海大地上留下了许多踪迹,门源永安城就是其中的一处。现在的永安城已经没有了的史书中记载的模样,但从残存的城墙中我们仍可看到它当年的宏伟和坚固。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一座古城岿然屹立,吹来的微风中仿佛还有当年的烟火味,站在城头,好像还能听到当年的金戈铁马声。据当地人说,永安城里埋葬了年羹尧的两位夫人,有些人从这里挖出了铜元、印章一类的东西。

根据这一史料我们可以肯定,年羹尧曾经到过青海。那么,我们假设一下,年大将军在离开青海时,出于对这片土地的眷恋,是不是留下了本家族的一些人;或者他出事后,家族受到牵连,有人千里迢迢来到青海,在这里生活了下来;还有一种可能是当地的一些人家,仰慕年将军的威名,改姓为年;或者说是从外地一些年姓人家迁徙来到高原,他们与年羹尧没有任何家族关系。记者采访了年烜(xuǎn)、年煜(yù)、年靖海、年福海四位年家人,请他们为我们追根溯源。

已经是80岁高龄的年烜说,关于我族溯源很难找到文字史料,传说有二。一是说我先祖在清嘉庆年间由安徽巢湖移居到西宁,与西宁另一年家不是同族,是武功世家。二是说,我族系清代年羹尧将军后裔。先祖年光汉曾说“西宁年氏一族是大将军年羹尧遗留在兰州的幼子年寿一支的后裔。”长兄年炳在遗稿中写道:“我西宁年氏,相传为清康熙抚远大将军年羹尧后裔,随军留在湟滨之裔。其后遭遇雍王朝变故,子孙蒙难,遂隐姓埋名,藏身四方,至嘉庆朝,恢复原姓,始乃定居西宁。故我等以前所见家谱牒庚,最早为嘉庆朝先世,以上朝代湮没焉。”但是,由于年代久远,家族的谱系在那个年代被烧毁了,寻本溯源很难有定论,而羹尧公之子年寿,历史上究竟有无其人,也难以考证,实属遗憾。但年烜的说法却印证了笔者在此节前文中阐述的一点,年氏一族饮水西北,是以大将军西征和其后代逃亡为主线,年氏后人迁徙为支线的。

年煜说,从《西宁府续志》中可以看出,我们年姓人家在清朝嘉庆年间(公元1800年),就定居西宁城内宏觉寺街,虽然家境清贫,但不气馁,自强自立,以孝悌忠信仁义道德的传统古训教育子女,耕读传家读书明理。在我的记忆中,我们家老宅门前有两棵大榆树,而且还很大,看样子年代非常久远了。所以,先祖常常以“双榆主人”或“双榆草堂”自居。那时候,祖屋中藏有一红绸中堂,用金粉写就先祖阵亡过程,每逢年节悬挂于上屋,让儿孙诵读瞻仰。

年靖海告诉记者,听祖上说,年家的坟茔迁过几次。年家的老坟原在西宁南滩,因为洪水泛滥,先祖年光汉和族人一起将坟茔迁到了西宁东郊曹家寨。事后深感家业兴旺,但无系统谱牒记载,先祖创业之艰辛有遗忘之虞,愧对先祖,便经过多年努力后修成了《年氏家谱》。谱籍原来存放在宏觉寺街祖屋宗龛内,逢婚丧嫁娶生儿育女时,及时在家谱上填写,我们小时候曾经看见过。1987年,年家的坟茔又从南滩迁到了大堡子。在迁坟的过程中,我看到规模非常大,还有许多陪葬品,耳环等首饰很多,衣物虽然已经腐烂了,但有些地方还是能看出色彩艳丽、做工精美。

对于西宁年家的人来说,家谱消亡使得他们失去了一切关于家族渊源的文献记录,现在只能根据先辈的口头传说和其他史料来寻找相关线索。但是,欣喜的是年氏族人保留了一些珍贵的先祖墨宝,其中双榆主人年兆亨的《诗品二十四则》足以让人大开眼界。

年福海说,先祖年兆亨自幼苦读四书五经,谙熟韬略,文武兼备,决心步其父辈鸿鹄之志,投笔从戎。承恩袭职云骑尉,在清代时任哈拉库图营守备及西宁镇标中营守备,因功授朝庭牒文并赴北京觐见大清皇帝。《西宁府续志》记载任哈拉库图营守备,据现存的亲笔书写的扇面可以知晓,当时是在宣统元年。后来,他坚持“耕读传家”的家风培育后代,在南大街经营杂货铺为业。从这本诗集可以看出他的敬业齐家的精神。

还有一点可以印证族人西进的脉络,那就是新疆精河县年姓聚居区。庄里现有年姓人800余人,辈分有“怀”、“学”、“其”字辈,据说祖籍河南平舆县平舆乡王寨村年庄。此后我从现王寨村年庄族人双红君那里得到证实,当地老人告诉他确有一支人迁往了新疆精河。双红还告诉我,他的辈分是“其”字辈,这也恰恰与精河一支辈分吻合。足以证明,精河一支就应当属于中原年姓西迁的一支了。

从目前东北年姓宗亲所提供的资料显示,年姓在东北的历史最早可追溯至清代,那就应该是清王朝1860年解除封禁之后,关内数百万农民迁入关外,一直持续至1931年“九一八”事变之前,属正宗“闯关东”历史范畴。这一点,从年昊提供的其祖父是从河北秦皇岛抚宁县逃荒过山海关步行至内蒙的资料上可以得到印证。此后,我与秦皇岛抚宁县石门寨镇潮水峪村族人长会、志奇二君取得联系,从那里找到了根据。从两地的辈分上看,都有“世”、“景”“长”等辈,恰好吻合。值得点出的是,在抚宁年姓聚居只此一地,那么两家真的同出一宗吗?志奇说,由于族谱失传,祖辈留了关于该支渊源的说法,乃清朝乾隆年间,祖上肩挑四子,名曰“尚春,尚夏,尚秋,尚冬”,后来,尚春去了东北,尚夏、尚秋留在抚宁,尚冬则去了南方。如此说来,兄弟之中确有一人去了东北,尚春是否就是年奇、年昊一支的祖上呢?后年昊从其祖父那里得知,还有一“堂弟”在抚宁,此事得到了长会的确认,老人已去世,留有后人。在经过笔者的多方联系沟通及河北、内蒙两家人的共同努力下,两家人终于确认了失散百年的亲人,实在可喜可贺,想其祖上九泉之下亦倍感欣慰。

在今辽宁省法库县,有一支年姓分布,其辈分有广、贺、亚等,老祖宗是努尔哈赤的镇殿将军,属正黄旗,皆为满族人,族谱也是全满文撰写。这在年姓东北的分布中应属特殊的一支了。至于目前也有着东北年姓一支为年羹尧后人的传闻,究竟何如,从现有资料看还无从考证。

在向抚宁县族人志奇求证渊源时,志奇向我提供了一个信息。祖上是从山东大柳树搬来。而“大柳树”具指何地,也众说不一。提及“大柳树”,就不由想起山西“大槐树”,多少人家、多少姓氏皆以其为“根”,当地政府也为此着力打造“根族文化”。从明洪武初年至永乐十五年的近五十年里,在山西洪洞大槐树下移民十八次之多,分别迁至冀、鲁、豫、皖、苏、陕、甘、宁等地。明统治者按“四口之家留一,六口之家留二,八口之家留三”的比例迁移,于是,数十万百姓在刀逼棒喝下,吞声饮恨,踏上了遥远的不可知的迁徙路途。时值今日,“大柳树”、“大槐树”作为一种根族文化的意象,早已在全国各地生根。就像河南南阳歌谣里唱的那样,“房前种上大槐树,不忘洪洞众先祖。村村槐树连成片,证明同根又同源。春天里来吃槐花,味道鲜美人人夸。山西习俗带南阳,不忘洪洞是老家。”在这些历史上着名的人口迁徙中,就算我年氏位列其中,也已无任何史料上的只言片语可供佐证了。

由于资料的缺失,有关中华各地年姓关联的探究只能是粗枝大叶,草草收笔了。有关云南、台湾及其他海外年姓的分布和关联也难以考证了,期望我年氏后人能及时提供信息,可以将资料补充完整,还年我氏家族一片明朗。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国家谱网 www.hebi168.com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中国家谱网工作室